孙老头又长粗 描写性爱的片段_福建画报社

当前所在位置:福建画报社 > 艺术文化 > 文章

孙老头又长粗 描写性爱的片段

——

2020/06/29 11:10:27 来源:未知
分享到:      

小山田万太这次冲出去也是拿出了他不知道存了多少年的勇气,他曾经是一个被欺负从来都不敢还手的人。

他没有什么朋友,他甚至都没有看见这个女孩子长什么样,他冲出去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死了死了,这次死定了!

龙少爷一看这个小子居然要坏自己的事就一顿火大,私自闯入他的地盘他都不想说什么了,这居然还想要英雄救美。

他今天就要让这个小子明白他根本就没有资格当英雄!

他手里的木刀冲着个小子的头狠狠的劈了下去,他就不信,这家伙能够躲开他的攻击,他的小弟们在一边发出惊呼声。

“龙少爷真的生气了!”

“龙少爷!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这到底是谁的地盘!”

小山田万太在冲出来的那一瞬间就开始后悔,为什么要这么直接冲出来,他应该和那个女孩子转身逃跑才对,两个人分别跑的话,比一个人逃走的几率要大一些。

惨了惨了,这次要被揍死了!

小山田万太内心一片绝望。

但是还是和刚刚那次一样,预期而来的疼痛并没有传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在他身后的女孩子已经站到了他身边。

并且单手握住了龙少爷的木刀,她皮肤十分的白皙,手指纤细,这都不是重要的。

小山田万太没想到这个女孩子长得那么好看!他还从来没有和漂亮女孩子说过话呢!

他的勇气立马耗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没有挨打真的是太好了,没想到这个女孩子这么厉害,可以单手握住的对方的木刀。

这种事情他想都不敢想,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快跑,还是应该说加油。

夜岚加奈没想到这里的小混混这么霸道,还好刚刚网球部的人没有被看到,要不然的话可能也会被这群小混混找麻烦。

其实她不太愿意网球部的人惹到这些麻烦,所以才说自己没看到,让大家都先离开这里再说。

她静静的看着这个飞机头,飞机头不知道几岁,五官组合起来连普通人的水准都达不到。

少女的马尾在风中轻轻的飘扬,她一脚踩碎了就放在她身边的音响,音响顿时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她说道,“对不起,你长得不好看,我是不会和你约会的。”

虽然准备要揍他,但是叶岚加奈还是很有礼貌的先回绝了他。

当反派废话太多的话会导致被翻盘这句话叶岚加奈一直都记得,所以她也不打算多说,准备直接动手把他们揍到不敢再来这里。

“是谁踩坏了这个冢?”少年的声音在一边传过来。

龙少爷现在已经开始觉得烦了,两次打人都被这个女孩子阻止,被阻止也就算了,这个女孩子还当着大家的面拒绝了他的约会。

理由居然是说他长得不好看!

这怎么可能,他的英俊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他的小弟们可是经常在夸奖他的帅气的!

而且他好像听到了憋笑的声音,他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现在他一时之间都不怎么好决定先打谁。

他用力甩了一下木刀,对方顺从的放开了手,这让他顺利的收回了自己的木刀,他说道,“是我踩坏的那又怎么样?”

“就算阿弥陀丸是传说中的武士,他现在也死了,我就算是踩坏他的冢,挖出他的头来,他也不能对我怎么样!”龙少爷仰着头说道。

这不是他要嚣张或者是不尊重死者之类的,事实就是这样,谁都没办法反驳。

难道这些家伙还能活过来打他,不要开玩笑了。

少年的头发全部都往后梳了起来,因为发质偏硬的关系让他的后脑勺看起来的有点像个刺猬。

他脖子上挂着耳机,微微侧着头,好像在听不知道谁在说些什么,他对着龙少爷露出了一个微笑。

“阿弥陀丸很生气,因为你毁坏了他的冢的关系。”

少年这么说着,伸出手来,拿起什么东西往自己身上按了下去。

顿时之间少年的气势就变了,不再是没什么攻击性的表情,眼神变得十分的锐利。

身上散发的杀气让人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少年的声音十分低沉,和他刚刚说话的声音变得完全不一样,他说道,“打坏在下的首冢,就需要付出代价。”

他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树枝,放在了腰间,做出了拔刀的姿势。

少年说话和行动忽然改变,第一个觉得不对劲的人是龙少爷的手下,他长得很胖,所以其他人都叫他胖子。

胖子觉得这家伙看起来就是不对劲,他虽然也是个小混混,但是对这些事情还是抱着一丝的敬畏之心。

这个姿势,这种古老的说话方式,现在还有谁会自称在下。

他有些颤抖的说道,“这是不是阿弥陀丸?”

“正是在下。”少年低沉的回答道,然后瞬间就出招了。

在那么一瞬间,龙少爷从这个少年身上看到另外一个人,他身材高大,身上穿着的是铠甲,他的眼神锐利,看着他们就像是在看自己的猎物。

那凌冽的杀气让他觉得自己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出刀。

刚刚还放出大话说就算是阿弥陀丸本尊出来,也无法战胜他的龙少爷害怕了。

他觉得被那把刀砍在身上一定会死的!

他想要逃想要叫救命,但是却没有办法叫出声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出招。

那刀划破空气的声音他仿佛都能够听到,那锋利的刀刃在月光之下泛着光。

还没看到对方的出招,他就瞬间被击倒了。

忍受着胸口的剧痛抬起眼来,看到的是少年手里拿着树枝,稳稳的指着他们的样子。

他敢肯定自己没有眼花,刚刚看到的人就是阿弥陀丸,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真的有幽灵。

他惨叫了一声,没有管任何人,自己转身落荒而逃,这个破地方他永远不会再来了!

在他转身逃走了之后,他的小弟们也跟着逃走了。

一个灵体从少年身上慢慢的飘出来,灵体长得十分高大,但是刚刚的凶恶已经看不到踪影,他说道,“谢谢您,叶少爷。”

墓地里的幽灵都发出了欢呼声,庆祝这些吵闹的家伙终于离开了这里。

夜岚加奈:“……这是什么操作,鬼上身吗?”

“你好,我叫麻仓叶。”少年笑着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说道,阿弥陀丸离开了之后,少年身上那凌厉的也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懒洋洋的笑容,他说道,“其实我是一个通灵人,可以连接这两个世界的人。”

他张开手说道。

在月光之下周围的幽灵们正在三三两两的说话,三个人类也聚在了一起。

麻仓叶来这里是因为路过,小山田万太来这里是想来找麻仓叶。

夜岚加奈挠了挠脸蛋说道,“我刚刚是和我的同学来这里的,我看到了阿弥陀丸的首冢被毁了,想来教训这些家伙的。”

麻仓叶眨眨眼说道,“没有阿弥陀丸的话,我可能都没有办法打赢那些小混混,叶岚可以直接打赢吗?”

小山田万太手舞足蹈的形容夜岚加奈刚刚有多厉害,他说道,“你不知道她刚刚在我根本没看见的时候,就直接握住了那个家伙的木刀。”

“要不是你过来了,我觉得他们一定会被揍得很惨的!”

不知道为什么,叶岚加奈给他的感觉,和普通的女孩子不一样,他总觉得夜岚加奈看起来很强的样子。

“啊哈哈是吗?那真是十分厉害了呢。”麻仓叶笑着说道。

其实他来这里是来修行的,顺便劝阿弥陀丸成为自己的持有灵。

因为他某次在和爷爷的交谈中得知了一件事,那就是只要参加通灵王大赛,就有机会成为通灵王。

他决定成为通灵王,就必须要寻找够足够厉害的持有灵,他在这里遇到了阿弥陀丸,他觉得阿弥陀丸十分合适他。

终于在今天晚上阿弥陀丸答应了他,这让他今天晚上的心情十分的愉悦。

夜岚加奈想了想问道,“这个世界上有会有带有恶意攻击人的鬼怪吗?”

麻仓叶想了想回答道,“有的。”

“这个世界上的任何生物都是有两面性的,他们不一定是善良的,也不一定就怀有恶意,怎么了,你看到了什么了吗?”

能够看到幽灵的人都不算是普通人了,他们身上已经自带了一些灵力,和他这种在出生在通灵世家的人不一样,这些带有灵力的人可能经常有某些疑惑。

“没什么,我只是看到了妖怪。”夜岚加奈回答道。

今天晚上运气太好,居然能在这里碰到通灵者。

这个职业她在别的世界都没有见到过,只有在木叶村听说有某些禁术可以把人复活。

不过麻仓叶也刚好解决了夜岚加奈的疑问。

所以在周末结束的时候,夜岚加奈精神满满的去上学的时候,让她的同桌幸村精市都多看了她两眼。

“今天心情那么好吗?”幸村精市笑着问道。

幸村精市虽然也每天都带着微笑,但是他在笑的时候不一定代表了自己高兴,反而夜岚加奈是高兴或者不高兴都把笑容挂在脸上的人。

夜岚加奈看着幸村精市说道,“部长,今天早上也是一样的那么帅气啊。”

她坐了下来把自己的书包给放好,然后说道,“我觉得我是真的在学校里看见妖怪了,我晚上得去找找看看。”

幸村精市回家了之后特地查了查那个六百年的武士叫什么名字,果然和夜岚加奈说的一样,那个武士的名字叫做阿弥陀丸。

并且他在第二天路过那里的时候去看过那个破碎的首冢,那个首冢已经被人粘起来了,但是上面写的名字也确实是阿弥陀丸。

“会有危险吧。”幸村精市淡淡的说道。

因为知道了叶岚加奈可以看到幽灵了之后,他特地去查了查关于幽灵和妖怪的说法。

幽灵能不能害人还是未知数,但是日本历史上有名的妖怪实在是太多了,多到数都数不过来。

“不知道,以前我也没见过。”夜岚加奈对于这件事也是有点不能理解,她老实的说道,“其实上个星期才是我第一次看见幽灵和妖怪,我以前是看不到的。”

幸村精市:“你是回家路上被雷劈了吗?还是被蜘蛛咬了?”

夜岚加奈:“……那是闪电侠和蜘蛛侠好吗!那不是电影吗?请不要一本正经的说出这种不靠谱的话来!”

幸村精市沉思了一下继续问道,“家里有人也可以看到幽灵?力量的传承?”

夜岚加奈:“不,我家里人就我能够看到幽灵。”

力量确实是有传承,但是传承下来的并不是这个。

在中午和网球部的一起吃饭的时候,切原赤也十分义愤填膺的过来控诉夜岚加奈那天晚上和幸村精市一起合起伙来吓唬他。

他可是担心的要死,一直担心被那个武士报复,恶灵可是比妖怪更恐怖的东西,特别是日本的恶灵。

他还记得自己以前看咒怨的时候可是被吓得不轻,里面那个女鬼从楼梯上爬下来的换面一直在他脑子里环绕了很久。

所以他才不喜欢去墓地什么的地方探险,而且如果真的有伽椰子的话,那可能不光网球部的人要全灭了,整个人日本的人离死光也不远了。

不过这件事他担心了一天就被打关心电话的仁王雅治给弄得反应了过来,原来这是部长和叶岚加奈骗他的!

他是真心实意的担心了!所以他在今天才特地找了夜岚加奈控诉。

夜岚加奈:“……?”

明明是幸村精市添油加醋的,那些会遭到报复的话可不是她说的,为什么这家伙就找她。

她问道,“这可不是我一个人吓你的,你干嘛不去找精市。”

幸村精市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他手里拿着便当正在和真田玄一郎聊着什么事情。

切原赤也十分诚实的说道,“我不敢。”

在立海大三巨头的压榨下每天进行刻苦训练的切原赤也早就了解了自己的部长到底有多恐怖。

这种话他怎么敢和幸村精市说,所以他只能和夜岚加奈说。

“噗——”旁边的仁王雅治喝着的水瞬间喷了出来,笑得差点没有喘过气来,这家伙未免也太真实了一点。

而柳生比吕士掏出了手帕擦了擦自己被仁王雅治喷出来的水溅到的衣服,他说道,“喷到我衣服上了。”

“搭档!”仁王雅治用自己但是手搭在了对方肩上,“你这嫌弃也太明显了吧!”

“是的,被你发现了我的真实想法。”柳生比吕士淡淡的说道。

夜岚加奈因为没有被喷到所以十分的闲神定气,她和切原赤也保证说道,“我以后再也不编这种东西骗你了。”

在得到了夜岚加奈的保证之后,切原赤也满意的离开了。

夜岚加奈在自己的心里默默的补充道,我保证我以后说出来的都是真的。

在晚上社团活动结束了之后,夜岚加奈出去外面吃了个饭又重新回来学校里面转悠。

已经是傍晚时分,太阳正在慢慢的往下落下去,血色的夕阳染红了天空。

这就是传说中的逢魔时刻,白天和黑夜即将交替。

夜岚加奈的站在空荡荡的走廊里,里面回荡着她走路的声音。

最近也没有听说学校里有什么奇怪的传言,也没听说哪个同学失踪。

她主要是从来没在学校里见过这些生物,有那么一点害怕他们是来捣乱的。

……要知道上学可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不知道哪里的妖魔鬼怪和各路反派,都喜欢攻击学校。

她在某个世界的学校可是被反派攻击过无数次的。

夜岚加奈在里面转悠了很久都没见到幽灵和妖怪,觉得放心了不少。

从那天开始,她几乎每天晚上都在学校里面游荡,想尝试着看看能不能看到妖怪。

一直到星期五,她才觉得那个妖怪可能是她眼花了,或者人家只是从学校门口路过。

周五的晚上,夜岚加奈照例在学校的教学楼里看着太阳慢慢的落下地平线,夕阳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说道,“夕阳很美吧?”

夜岚加奈猛的回头,看到的是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一个穿着白色披风的少年正在看着她。

少年的头发有些长,因为窗户打开的了的关系,所以他的头发在风中微微飘动着。

他脸上带着微笑,看起来没什么敌意的样子。

虽然看起来没有敌意,但是夜岚加奈还是被惊到了,她居然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时候来的,完全没有感受到对方任何一丝气息。

叶岚加奈说道,“……我是不是见过你,你是不是麻仓叶?”

如果是麻仓叶的话,这头发长得也太快了,就这头发的生长速度,都不知道能让多少人羡慕。

但是他的气质和麻仓叶有点不一样,麻仓叶就是有点懒洋洋的,无论聊到什么不能解决的问题,他都是说,没关系,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眼前这个人虽然和麻仓叶长得很像,但是气势却很强。

他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说道,“你还不认识我,下次再见吧,加奈。”

说完了之后他手撑着窗户直接就跳了出去,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巨大红色灵体带着他快速的飞走了。

夜岚加奈:“……”

什么叫做她还不认识他,看起来是特地过来找她的,就这么丢下了一句云里雾里的话轻松离开了。

好歹多说两句,不认识可以现在认识啊!

夜岚加奈看着天空,已经看不到对方了。

早知道刚刚应该直接说好久不见,说不定还能炸出一些话来。

晚上夜岚加奈也没有什么心思在接着找了,她如果下次还有机会见到这个人,一定要抓着问清楚,到底是什么事情。

上次也忘记问麻仓叶家的地址了,要不然的话还可以写个信去问问麻仓叶呢,这下叶岚加奈也觉得有些遗憾。

这天正在上体育课,休息的时候女孩子们都站在一起,她们聚在一起正在讨论着的最近发生了比较奇异的事情。

隔壁班有一个人请假了,请假的原因是听说她老觉得饿吃不饱,所以需要不停的吃东西,后来把自己吃进医院了。

因为吃得太多所以把自己给撑坏了。

夜岚加奈在听到这件事的时候说道,“真的吗?她那么能吃的吗?”

她身边的少女点点头,有些担忧的说道,“我家就在她家附近,我那天都听到了她哭泣的声音,我听说她是被什么妖怪给附身了。”

被妖怪给附身这件事也是她听到自己家邻居在讨论的时候说的。

妖怪不管是在哪里都有传说,但是没有人真正的见过妖怪,她也不是很相信。

但是她那天去探病的时候,曾经亲眼见过那个传说被附身的女孩子。

羽生夏以前是个很清秀漂亮的姑娘,而且胆子也不大,危险的地方根本就不会去,也没有什么过分的爱好。

她和羽生夏的关系也算是不错,她从来没有见过羽生夏那么狼狈的样子,不光是狼狈,她整个人都被绑在了床上。

护士也不让探视,说她有攻击性。

她都不敢想羽生夏那么温柔的姑娘怎么可能会有攻击性。

所以她偷偷去看了,看到的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孩子被绑在床上,正在低语着一些谁都听不懂的话,而且她总觉得房间里好像不光有一个人在说话。

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有两个人在说话一样,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她转身要走的时候,看到了侧过头的羽生夏后脖子上的嘴。

她发誓自己绝对没有看错,羽生夏的脖子上居然也有一张嘴,难怪她可以听到两个人说话的声音。

她不敢过多的停留,匆匆离开了,本来也就是她偷偷去看的。

她有些害怕,害怕那真的是个妖怪,也害怕羽生夏不会再变好了。

夜岚加奈在体育课听到了她这么说之后,在私下又重新问了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内情。

因为没有人诉说,她也觉得很害怕,所以全部都说给夜岚加奈听了,然后她说道,“不知道阿夏的父母,会不会找些什么通灵人来帮忙。”

夜岚加奈安慰了一下她,然后眨眨眼说道,“放心吧,我认识通灵人。”

那个通灵人就是——她自己!骄傲挺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