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到那层膜上 在公车上被弄得腿软_福建画报社

当前所在位置:福建画报社 > 艺术文化 > 文章

抵到那层膜上 在公车上被弄得腿软

——

2020/04/05 11:10:27 来源:未知
分享到:      

无忧无忧了。

竹屋里。潇湘雨站在凤天涯的房里,看着那一地凌乱、一地的画像。心口紧疼起来。

是怎样的执念和无畏,师傅才会表露那份心迹?我与他日日相处,尽浑然不知。罪过。

潇湘雨捡起地上飘落的画像。画的全是她。红衣惊艳,舞段轻盈,武姿精妙。

潇湘雨从不知道凤天涯有这般画功。笔笔生动,浓淡相宜。

潇湘雨心思沉重的理好每一幅画像。拾起地上凌乱的一切。

“湘雨。”南丝语走了进来。

“姐姐。”潇湘雨理着手中那一张张画像。

“真的用心了。”南丝语拾起脚边的一幅画像。

“姐姐,我不想的,我不是的,师傅…我…不想的。”潇湘雨有些委屈抱着南丝语道。

“傻湘雨,这与你无关。无须自责。”南丝语轻轻拍着潇湘雨的背,安抚到。

“姐姐师傅会去哪?师傅还会回来吗?湘雨该答应他的,他对湘雨那么好…”潇湘雨哭着。

那夜荒唐闹剧偏偏让起夜的几个村名看见了。师傅恋上弟子这等事像迷烟一般扩散到了谷里每一处。

无忧谷民风淳朴,哪里能容师傅恋上弟子之事!谷中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潇湘雨。

秋意寒得知师弟,师妹闹得这一出以后。更是气炸了。

山下的石屋更是乘不住他那满溢的怒气。冲上南山闹了一番。潇湘雨至今记忆犹新。

那次后凤天涯把自己锁在了屋内,潇湘雨彻底被打包带回了石屋。再出石屋时,便是凤天涯离去之后了。

“湘雨,你真的愿意?”南丝语有些讶异的问。

“姐姐…我…我”潇湘雨支支吾吾。

“湘雨不必强求的。你师傅要的是真心,给不了便不必给。”南丝语道。

“为什么会这样?”事情过去了那么久。

潇湘雨仍旧不解,为什么师傅会对她动心?难道她不知这有违师道吗?她是他弟子啊!

她只当他是师傅啊!

“这世间的情哪有为什么啊?”南丝语轻轻道,手轻轻抚了下潇湘雨的头。

“我心疼师傅,可我…”潇湘雨道。

潇湘雨心疼凤天涯是真,给不了心也是真。

“心疼!你还知道心疼!”

话音未落。潇湘雨就被扯到了竹屋外,跌倒在地。

桑不渝恨意满眼的瞪着她。

“师伯!”潇湘雨有些害怕,那晚可是要把她掐死了。

“别叫我。我受不起,要不是你。他怎会出走。孤苦无依的他除了无忧谷还能去哪?”桑不渝一巴掌打上了刚刚站起的潇湘雨。

潇湘雨嘴角渗血,眼里闪过一丝怒意。

“桑不渝!”南丝语拉开潇湘雨站在桑不渝面前。

“南丝语我的事你少管!”桑不渝叫道。

潇湘雨眼微闭正眼看向桑不渝,说“师伯莫要在这般打我。”这些天来,潇湘雨受尽了谷里人的另眼相看。桑不渝更是恶语相向、时常动手。

潇湘雨一直忍着。可也终有忍不住的时候。

“哈哈哈”桑不渝苦笑。她知这不是潇湘雨有意为之,可她偏恨。

她对凤天涯可是痴心一片,偏偏得了个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果。

凤天涯那池春水偏偏要卷动她这块磐石。她怎能不恨她!

桑不渝以为他们会一辈子都在这谷中老死相望。

纵使这般对她也是好的,所爱之人就在周遭方圆几里。每日都能知他动向,知他冷暖,她便足以。

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要杀出来这么个弟子,偏偏那孤傲的凤天涯要爱上这个丫头?

桑不渝不甘!不平!心中多年的怨与恨对全数撒在了潇湘雨身上。

“师伯!”潇湘雨看着这样的桑不渝有些心疼。

“别这么叫我!”桑不渝怒眼相对。

“师伯就这般恨我吗?”潇湘雨实在觉得冤得慌!她从未对师傅动过非分之想,男女之情。奈何,他动了心。

“恨?恨你。当年在哪条梧桐山路就该让天涯弃了你。一个偷他鱼吃小丫头长大了尽会偷心。”桑不渝道。

“桑不渝!”南丝语呵斥道。

“我说错了吗?南丝语!”桑不渝回到。此时锁子镖出袖。

“湘雨!”南丝语惊叫。

镖向潇湘雨袭去。潇湘雨腾空而起,红菱随即飞出,锁子镖被打下。桑不渝紧迫逼近。

“你疯了?”南丝语叫到。桑不渝这是想要潇湘雨的命啊!

潇湘雨这次没在闪躲忍让,而是迎战而上。这些时日的委屈早就郁结在心,无处可发。

南山上一红一橘你来我往。南丝语那一抹蓝常穿与她们之中。

潇湘雨的红菱剑一点也没占下风。招招不让,这更让桑不渝不顺。

天涯是有多尽心才把这丫头教成这般模样?这样的身手绝对是江湖一等高手了。凤天涯你居然对这丫头倾囊相授,倾心而出,却换不回一颗心。凤天涯这番爱而不得之痛,你也好好体会一番吧!桑不渝心中暗道。

“不渝师伯你到底要我如何?”潇湘雨大叫道。潇湘雨心中万般委屈。

“桑不渝你闹够没?”南丝语也是气极了。

“滚出无忧谷!”桑不渝又是一镖,划破了潇湘雨的臂袖。

桑不渝收了招,没再出手。

“湘雨没家,你让她去何处?”南丝语质问。

“不是我谷中之人,莫管我谷中之事。”桑不渝没好气的回。

“你!”南丝语气闷。

桑不渝哼的一声飞跃而下,撂下句话,“你一日不走。便一日在谷中不得安宁!潇湘雨无忧谷不容你。”

潇湘雨不发一言,蹲落在地。她泪珠滴落,她又没家了。

“湘雨莫担心,秋谷主都未说什么?她不会把你怎样的。”南丝语安慰的说。

潇湘雨擦拭泪水,对着南丝语道“姐姐,湘雨想去找师傅。”

“啊,湘雨你?”南丝语心中疑云渐起,莫非这丫头?

“找到师傅后,我便离开。再不回无忧谷扰乱师傅的心。”潇湘雨。

“湘雨!”南丝语不知该说什么。

“或是湘雨找个人嫁了。师傅便死心了。”潇湘雨接着说。

“或是湘雨不嫁人了。就这么陪着师傅在谷中,永远已师徒相称。”潇湘雨再说。

“湘雨莫再说了!”南丝语心疼的抱着她。

“姐姐我真的没有勾引师傅。真的不曾。师傅很好,湘雨无心。”潇湘雨心中那份深深的无奈,深深的委屈,还有那份无法回应凤天涯的愧疚。

纠纠结结的放在她的心上,折磨着她。进退两难。

石屋玉字房里。

刘月半在看着书。潇湘雨站在门前不敢打扰。

“丫头为何不进来?”刘月半笑眼相对。

“月半爷爷。”潇湘雨走了进来。

“丫头哭过了?”刘月半见潇湘雨眼圈红红。

潇湘雨强颜浅笑,道“爷爷,湘雨给不了师傅真心,又觉对不住他。爷爷湘雨该怎么做?”

刘月半放下手中的书。轻凝潇湘雨片刻道“爷爷我是求道修仙之人。这俗世情爱之事,爷爷不懂。湘雨你问错人了。”

“我忘了。爷爷是出尘之人了。”潇湘雨失落的起身欲离开。

“丫头。”刘月半看着潇湘雨说道。

“爷爷还有事么?”潇湘雨问。

“顺其自然就好。”刘月半捋捋胡须点头。

潇湘雨回头,舒然浅笑。

……

碧波厅内檀香青烟缓散,琴音飘吟。

李齐置于亭中抚琴,这把赤霞古琴是前些日子,安亲王赠于他的。

李齐闭目抚琴,些许沉醉。

小海小跑碎步而来。

李齐似听到了动静,双手抚平琴弦,抬眼。

“殿下,礼部尚书欧庆春求见。”小海恭敬。

“宣吧!”李齐将琴递与随侍的宫女。起身。

“是。”小海缓缓退下。

不一会儿,只见小海领着肥头大耳的欧庆春朝碧波厅来,后面还跟着个礼部小吏。

“臣,欧庆春参见太子殿下。”

“臣,林庄参见太子殿下。”

二人同时。

“起身吧。来人赐座。”李齐端坐与碧波厅里。

欧庆春和林庄起身,稍整衣衫,端坐。

“欧大人可是为迎接父皇回宫之事而来?”李齐问。

“殿下正是。”欧庆春。

“欧大人一切按国法礼度便好。”李齐。

下月中秋,李茂之就要从东都夜城回宫了。这是朝中头等大事。李齐早就下了旨,迎接皇上回宫一切按礼制进行。

“殿下,臣不仅为此事而来。”欧庆春回道。

“噢,还有何事?”李齐问。

“臣还有一事。”欧庆春站起了身。

“何事?”李齐。

“殿下。悦和长公主与驸马容锦山,不日便会从益州返回帝京。可要大肆迎接?”欧庆春起身问。

欧庆春是个势利眼。以前从不把定嫔这方的人放在眼里,自从李茂之带着宸妃和定嫔去了长平行宫修养。

命宁王李识协助太子监国以来,欧庆春算是看出了定嫔方的重要。老奸巨猾一直在朝中摇摆不定的他,转向跑到了太子阵营。

欧庆春认为,宁王是太子的人,定嫔是皇上的人,拍不上马屁。也得拉上马蹄子。

悦和公主李兰心是皇长女,定嫔所生。和李齐关系极好。她的丈夫是镇边将军容锦山,是朝中这几年新启的武将,人气颇高,深受重用。

欧庆春想着怎么的也得讨好。这容锦山三年一次的回帝京述职,他想着怎么的也得搞搞。

“欧大人不是礼部尚书吗?礼制之事难道不懂么?还需本太子教道吗?”李齐画风突转。怒意起。

欧庆春看一眼,忙回“殿下教诲得是。臣按礼制办,按礼制办。”欧庆春心里嘀咕怎么我老拍不中?

“来啊,将欧庆春革职查办。”李齐喝一口茶道。

“殿下,这!臣按礼制办就是了。”欧庆春吓得。

“欧大人还还真是礼部尚书,礼仪廉耻修习甚好啊!”李齐道。

“殿下臣何错?”欧庆春冷汗直冒。

“何错?两个月前你在帝京郊外游玩时,见到一梅姓女子起了色心。随后尾随其到了家中,将其凌辱。梅氏的丈夫李山知妻子受辱找你算账,你便命人将起打伤至死。”李齐怒道。

“殿下冤枉啊!”欧庆春心里锣鼓只敲。

“冤枉。欧庆春!梅氏现在还囚下你家中吧?”李齐怒问。

欧庆春跪到在地,连连叫道“冤枉啊!冤枉啊!”

“殿下。”此时林鸠带着一位女子而来。

“欧庆春看看这是谁?”李齐折扇刁起他的头。

“啊!”欧庆春吓得,那女子正是被他囚在家中的梅氏。那冤枉的话也叫不出。

“带下去。”李齐转身。欧庆春被押了下去。

自始自终林庄未发一句,全程看戏。

“民妇梅铃叩谢太子殿下。”梅铃跪地大大一个叩首,满脸泪痕。

“林庄”李齐。

“殿下。”林庄恭敬。

“将梅铃带下去。好好安顿。”李齐。

“是。”林庄。

林庄带着梅铃缓缓下去了。

“殿下。”时易悄悄来到李齐身边。

“你回来了。有什么消息?”李齐问。

“殿下有两个消息。”时易回。

“说。”李齐。

“她出谷了。”时易。

“知道了。”李齐眼皮微动。

“还有…”时易迟疑。

“说?”李齐问。

“鄂西十三霸与近亲王府的厉刺有关。”时易。

“什么?”李齐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