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文化网_福建画报社

当前所在位置:福建画报社 > 文化教育 > 文章

红色文化网

——

2020/06/30 11:10:27 来源:网络整理
分享到:      

抗疫:能说“是民营经济救了中国”吗?

   李钟瑾    李民骐

u=1455061128,2583490409&fm=173&s=FFDB4A9273AEE0EA5C43D6510300D0FD&w=400&h=307&img.JPEG

四位留美经济学家《关于恢复公有制在中国经济中主体地位的建议》发表以来,引起了社会各界的热烈讨论。我们注意到,5月6日,微信公众号“中改1978”发布了一篇名为“最新定调!”的文章(以下简称“定调”)。这篇文章特别提到怎样总结中国抗疫经验教训的问题,在评论“非官方又是如何总结(抗疫)经验教训”时,专门提到了我们的文章。

“定调”一文的作者认为:“我国取得抗疫的重要成效是我国制度优势的突出体现,抗疫过程中最能体现我国制度优势的,当然是党的领导和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对于该文作者的这一认识,我们完全赞同。

但是接下来,该文作者就提出了对于我国“制度优势”的一些独特理解:“从经济制度角度来观察,什么是我们抗击疫情的制度优势呢?市场化的改革,市场经济体制的完善,以及民营经济和混合所有制的繁荣发展才是我们取得抗疫成果的最重要的经济制度的优势”;“由于民营经济在经济总量和服务行业中占优势地位,因此民营经济在抗疫过程中所发挥的是基础性的重要作用”;“是在国民经济总量中占有多数的民营经济以及混合所有制经济救了中国”。

我们知道,自改革开放以来,各种形式的非公有制经济有了很大发展,客观上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在就业、产值、税收等方面的主体组成部分。非公有制经济的巨大发展,既有民营经济自身活力的因素,也有国家政策导向的因素。由于在经济转型初期政策和法律不完善,造成部分国有和集体资产流失,各个地方在贯彻各项劳动、环保、财税法规时存在着种种偏差,也在客观上造成了某种有利于非公有制经济而不利于公有制经济的竞争环境。无论非公有制经济以往发展的原因是什么,具体到这次抗疫斗争来说,能不能说,“民营经济以及混合所有制经济”的“优势地位”就是中国在经济制度方面最重要的“制度优势”呢?

所谓“制度优势”,一定是中国独有而其他国家没有的制度特征。中国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所以中国的“制度优势”只能是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是社会主义国家独有而资本主义国家没有的制度优势。

那么,“市场化”、“市场经济体制”、“民营经济”、“混合所有制经济”是不是中国独有而其他国家没有,或者社会主义国家都有而资本主义国家没有的经济特征呢?

我们知道,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实行的都是非公有制经济成分占绝对优势地位的市场经济体制。其中,欧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更是公认的“成熟的市场经济体制”,不仅私营经济占绝对优势地位,而且主要的大中型企业都在明晰的产权制度以及发达的金融市场的基础上组织为混合所有制的公司制企业。在一些主流经济学家看来,这些欧美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制度是市场化的楷模,是中国市场化改革的方向和目的地。

如果说,“市场化”、“市场经济体制”、“民营经济”、“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制度优势”的话,那么这些“制度优势”无论如何不应该在尚未完全建成市场经济的国家充分发挥,而在那些有着“成熟”、“完善”市场经济体制的国家反而无从发挥、一败涂地?

事实怎样呢?一些号称“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在中国的疫情得到控制、总结出成熟抗疫经验并且争取到了两个月准备时间的情况下仍然发生了新冠疫情严重失控、民众和医务工作者大量伤亡的悲剧。仅以美国为例,到北京时间5月7日中午,美国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已经高达126万,是中国的15倍;百万人口确诊率约3900,是中国的65倍;死亡人数约75000,是中国的15倍多;百万人口因新冠病毒死亡率约230,是中国的70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