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福建画报社 > 历史人物 > 文章

张宏杰:把历史人物当作人去写 本是一种常识

——

2019/05/15 11:10:27 来源:网络整理
分享到:      

张宏杰:把历史人物当作人去写 本是一种常识

 
 

张宏杰:把历史人物当作人去写 本是一种常识

 
 

【简介】

张宏杰

历史学者,作家。蒙古族,1972年4月生于辽宁。

2012年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历史学博士毕业,师从葛剑雄教授。清华大学历史系博士后,合作导师为秦晖教授。现就职于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

出版《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中国国民性演变历程》《饥饿的盛世:乾隆时代的得与失》《曾国藩的正面与侧面》等专著近20部,大型纪录片《楚国八百年》总撰稿。

2010年在央视《子午书简》讲述《乾隆皇帝的十张面孔》。2013年6月在央视《百家讲坛》主讲《成败论乾隆》系列节目,收视率创年度最高。2016年《张宏杰:曾国藩24锦囊》音频节目在喜马拉雅平台上线。

新著《曾国藩传》3月由磨铁出品。

【手记】

对张宏杰有印象早在十数年前。网上读到《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几个篇章,其中《一个开得过分的玩笑:魏忠贤》,写到幼年的大明皇帝,“其实是个活在太监和宫女堆儿中孤独的孩子”。

一句话让我记住了张宏杰。

《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2006年出版,登临全国新书排行榜许久。2006年张宏杰就已在《当代》杂志开设“史记”专栏,学界、书界都声名大噪。那时,他本业还是东北某地建设银行一名职员。

时间过去,一晃十年。听闻他一本本书出版,书都挺厚,书名都挺长。闹“选题荒”焦虑的时候,朋友张越说过:“你就该写张宏杰这样的人。”

多年后才读到张越为他写过的荐词:“我看过的中国历史书大多可分为两类。一是所谓‘严肃的’:相当学术化,无个性无情感无生命力。一是所谓‘通俗的’:相当野狐禅,特爱讲政治阴谋宫廷秽闻,成全中国人民崇尚‘厚黑’的阴暗心理。极少数历史书属于第三类:既有学术研究又有价值观支撑,还有温暖的人性关照和有个性的表达,张宏杰的书属于这一类。”

上个月,《曾国藩传》出版。做访谈功课才发现,他的简历已经变成:“2012年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历史学博士毕业,师从葛剑雄教授。清华大学历史系博士后,合作导师为秦晖教授。现就职于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

我居然还一直以为人家是“民科”。

3月17日下午,在西西弗书店北京莱佛士店见张宏杰。新书分享会前匆匆20分钟群访,分享会后交流环节站起来提问,十几年“访缘”就这么慌张地有了第一次。张宏杰好像十几年未变,形神俱在,淡定从容。时届中年,仍未被岁月夺神的脸和身材,望之安心。

中国有“文史兼通”的传统

业余历史写作水平不低

北青报:您什么时候变成名校毕业了,我怎么印象里您是“民科”?

张宏杰:我本来就不是毕业于名校。我是在复旦读博,但我的本科是东北财经大学。大家知道,东北财经大学不算是什么名校,在财经类是很有特色的大学,有时候分数也很高。但是总体来讲,远远算不上是一所名校。

北青报:在海关写历史出名的那个不是您哈?

张宏杰:海关那个是当年明月。

北青报:哦,同行不相轻,当年明月对您评价不低呢:“我最早读的张宏杰的作品,是他2003年出的那本《另一面》。那本书让我觉得震惊。和那些传统的历史书籍截然不同,在这本书中,除了史实之外,吸引我读得欲罢不能的是人物以及人性。……历史是有人性的,也是可以为人所理解的,这一切,我在张宏杰的笔下看到了。”

那您最早是做什么的?

张宏杰:我最早是在银行,在建设银行呆了12年。

北青报:大家是从《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知道您的,印象中您是“明史”起家。现在写《曾国藩传》,是因为到了人大清史所吗?

张宏杰:我的这个写作兴趣跟正规的学术研究关系不大。不管是到人大之前、到人大之后,还是在读博或者做博士后期间,我所有的写作都完全沿着我自己的兴趣爱好。包括遇到的博士生导师和博士后导师,我也都很幸运,他们对我都很宽容,容许我沿着自己的兴趣来开展。我在复旦读博的时候,我学的专业是历史地理,按理我应该写个历史地理方面的东西,但是在这个领域内我没有找到兴趣点,所以还是写了一个纯历史范畴的东西。那么我的导师葛剑雄老师也积极地到研究生院给我争取。

到人大工作之后,我写东西也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我写了一本《顽疾》,分析中国历史上腐败与反腐败的规律。这个也完全是自己感兴趣。然后又写了《曾国藩的正面与侧面》2和3,分析曾氏家族,现在又出了一本《曾国藩传》,这个实际上都跟我的工作没啥关系,都是在以前我写的东西上的一个延伸。

北青报:我采访过湖南的谭伯牛,也是研究曾国藩和湘军这块儿的。他跟您比起来算是“民科”,您怎么看待历史研究领域这种“素人”的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