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福建画报社 > 历史人文 > 文章

《一步之遥》中的花国选举

——

2019/05/11 11:10:27 来源:网络整理
分享到:      

《一步之遥》中的花国选举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页

本文原载于《国家人文历史》2015年第1期,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姜文把电影《一步之遥》的背景放在了清末民初的上海,故事脱胎于当年轰动一时的阎瑞生案。舒淇扮演“花国总统”完颜英,其原型是名妓王莲英,1917年花国选举的第四名——“花国总理”。姜文在剧中的角色叫马走日,其原型是阎瑞生,他受过高等教育,本来在洋行工作,有着体面的生活,但喜欢在妓院冶游又嗜赌成性。1920年夏 ,阎瑞生丢了工作,又欠下巨额赌债,就动了邪念,把平日喜欢炫富的王莲英骗到郊区谋财害命。很快,阎瑞生被抓捕归案,并于当年冬天被执行枪决。这个故事里,只有金钱、阴谋没有爱情、传奇。姜文不过是借了个老故事的影儿,讲的是全新的事儿。

清末民初是个政权交替、思潮涌动、变革不断的时期,一切都充满了不确定性。汇聚了各色人等的上海滩,是这种种动荡的缩影。遗老遗少的一晌贪欢、民国新贵的一朝得势,都同样被包裹在五光十色、纸醉金迷的外表下。

妓女,是上海夜生活中最活跃的群体。对于经济和社会的变化,娼妓界的反应和适应速度都要比社会上的其他群体快得多。法国历史学家安克强教授甚至认为:就上海来说,卖淫可以被视为1842年到1949年间这座城市现代化加速发展的晴雨表。

妓女们始终处在一条不断移动着的分界线上:一边是被社会抛弃的人群,另一边是拒绝她们或被她们所拒绝的社会。清末民初的近一个世纪中,上海由一个被权势支配的社会过渡成了一个被金钱支配的社会,在此期间,上海的娼妓界是由高级妓女主导的。今天,在影视和文学作品中,她们的生活往往被有意无意地理想化甚至传奇化了。

妓女的等级

1821年以前,上海的卖淫活动主要是在停泊于黄浦江岸边的花船上进行的。书寓、长三等高级妓女到清末才开始出现。书寓,早期是指高级妓女的寓所或者说书的地方。到1860年以后,一类高级妓女被称为“书寓”。她们原则上是卖艺不卖身的,主要是陪宴侍酒,并唱歌取悦客人。次一等的妓女被称为“长三”,她们的名称来自牌九中的“长三”或“三三”,意思是客人付给这类妓女3元钱,就可以叫她出局应堂差,如果再付给她3元,就可以让她留宿。再次一等的妓女是“幺二”,意思是出局只需要1元,留宿另加2元。妓女中最不入流者被称为野鸡。

晚清思想家、改革家王韬,频繁光顾高级妓院40多年,留下了很多相关记述,为后世社会学家提供了宝贵的研究资料。根据他的记载,当客人邀请档次较低的妓女,例如长三,出席宴会或者喜庆活动时,书寓会马上离席,以免混淆。当然,长三也以同样的态度对待比她们档次更低一等的幺二。书寓是陪伴顾客娱乐的小姐,客人们尊称她们为先生,长三则被尊称为校书。

书寓多来自苏南,苏州女子最多。她们多数出身贫苦,是老鸨买来的养女,也有鸨母的私生女或大户人家的下堂妾。人身自由受到严格的限制。没有鸨母和女仆的陪伴,她们不能外出。正式的收入全部被鸨母拿走,属于她们个人的只是客人赠送的部分礼物。在书寓中有一部分能阅读会书写,但把她们想象成受过良好的教育是荒诞的。她们从小经乐师调教,学习昆曲及琵琶,但到20世纪20年代,只有部分能够拉胡琴和演奏琵琶,大部分都只能唱一些京剧选段而已。1875年以后,虽然“书寓”这个词仍然在用,但其真实意义已然消失,高级妓女只剩下长三一个群体,且为数众多,据资料统计,到1918年,她们共有1281人。

最初,妓院多集中在宝善街(今广东路从山东中路至福建中路一段)。1880年后,四马路(今福州路)和三马路(今汉口路)后来居上。20世纪前,一家高级妓院通常只有一两名妓女,到20世纪20年代,开始有三五名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