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福建画报社 > 历史人文 > 文章

走读浏阳:浏阳“博士村群”的人文密码

——

2019/09/11 11:10:27 来源:网络整理
分享到:      

\


浏阳“博士村群”。
 

 

  浏阳素有东、南、西、北乡之分,并有“东乡出蛮扮、南乡出煤炭、西乡出小旦、北乡出书担”之说。北乡的“书担”之说并非空谈,“博士村群”,便是这个说法的最佳印证。

 

  新中国成立以来,浏阳北乡的沙市镇秧田村、淳口镇杨柳村和鸭头村、龙伏镇的焦桥村和石柱峰村一共走出了84名博士,成为了远近有名的“博士村群”。

 

  “博士村群”的出现,有着深厚的崇文传统,也有着“不得已而为之”的现实原因。上个世纪末,当南乡花炮输送到全国各地,西乡花卉苗木引得客商纷至沓来,东乡林业资源制出优质林产品时,北乡人有些落寞,他们赖以生存的,似乎只有世代传承且不算多的农田。

 

  这让每一份收获与财富,都来之不易。那是双抢时,双手被稻穗划出条条红印、蚂蝗爬上双脚,也不能停下的干劲;也是农闲时,走南闯北、背井离乡找活干的韧劲。

 

  “要改变命运,只有发狠读书!”在农田里、在工地上,他们不约而同下定决心:再苦不能苦教育,再穷不能穷孩子,砸锅卖铁、倾家荡产也要舍得培育孩子,唯有读书方能改变下一代的命运。父母何其辛劳,希望何其殷切,激励子女奋发苦读。

 

  苦心人,天不负。凭借知识,许许多多北乡人改变了个人、家庭甚至地区的命运,但不变的,是对苦难的敬畏,是对“力耕种,勤诵读”家风家训的传承与追求。

 

  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罗时茂周婷

 

  从一个到五个

 

  五个博士村走出84名博士
 

\


秧田村博士墙吸引不少外地游客专程来此打卡。刘珂摄

 

  走进秧田村,干净整洁的村庄绿树挺立、红花环绕,通往村部的交叉路口,一面白底红字的博士墙已成为当地最具特色的文化地标之一,不少外地游客专程来此打卡。

 

  墙上展示了村子迄今为止走出的26名博士的照片和简介。正如墙上那行苍劲有力的大字:知识改变命运,文化孕育美德。这面村民们引以为豪的博士墙,见证了一批批农家孩子通过读书改变个人命运、家庭境遇,并在各自领域建功立业的故事,也鼓励着一批批后来者更坚信知识的力量。

 

  如今,行走在秧田村,处处能感受到耕读文化的传承和勃兴。最有代表性的,是家家门口悬挂着的自拟家训:“忠厚传家远,读书济世长”“力耕种,勤诵读”“勤耕苦读,家国受益”……这些无不展现崇文尚学风气之浓厚。

 

  村里300多年的老槽门,集中展示着罗氏家训,村干部时常带领孩子们在此宣誓;600多年的老龙井如今也寄予了特别意义,相传临考前喝一口井里的水,一定金榜题名……

 

  对知识的极度信仰和推崇,令秧田村成为“网红”,吸引了省内外甚至多家中央媒体争相报道,其独特魅力相当硬核——这个1200多户家庭、5000多人口的普通村庄,走出了26名博士、176名硕士、650名大学生,堪称奇迹。

 

  有数据为证,截至2016年,中国共授予各类博士学位33.5万人,加上在读博士生20多万人,相当于1000户家庭出一名博士。

 

  不仅是秧田村,整个北乡都有崇文传统。新中国成立、特别是恢复高考以来,北乡的淳口镇杨柳村、鸭头村,龙伏镇焦桥村、石柱峰村,分别走出博士16名、18名、13名和11名,还分别走出了大学生294名、156名、260名和300名。博士村,从一个到五个。从地图上看,这五个村在北乡相对集中的一块,便成为罕见的“博士村群”。

 

  从个体到群体

 

  博士家族层出不穷

 

  原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的弟弟周其才,是龙伏镇石柱峰村的一名普通农民。周其才说,在哥哥周其凤的带动和影响下,他的两个女儿也通过读书跃出了“农门”。

 

  “1994年两个女儿同时读高中,眼看着就要开学了,2400元的学费还没有着落,我急得饭都吃不下。”周其才说,虽然哥哥当时已在北京大学任职,但哥哥小时候就告诉自己,要自强自立,莫给别人添麻烦,因此他没跟哥哥开这个口。可就在入学的前三天,一张金额为2800元的汇票送上门来,汇款人正是周其凤。

 

  “哥哥每次回来,总是叮嘱他的两个侄女,要发狠读书,能深造就深造,学费方面不用着急。”周其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