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福建画报社 > 历史人文 > 文章

“冷战国际史研究在中国:回望与前瞻”

——

2019/04/24 11:10:27 来源:未知
分享到:      
“冷战国际史研究在中国:回望与前瞻”






 
2019年4月21日,华东师范大学世界历史研究院、上海纽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全球历史·经济·文化研究中心共同主办的“冷战国际史研究在中国:回望与前瞻”学术研讨会在华东师范大学闵行校区人文楼5403室顺利召开。会议邀请了国内外多位冷战国际史领域的研究专家,大家共同回望历史、展望未来。
 
会议首先由华东师范大学周边国家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余伟民教授主持开幕式,余老师首先提出,选在今年召开本次会议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七十周年有密切关系。接着,余老师将国内从事冷战国际史研究的学者分为三代人,第一代学者年龄基本上已经到了60到70岁,第二代学者是40-50岁,基本上是团队内的中坚力量,第三代学者是青年研究人员、硕博士生。余老师也对青年学者做出了期望,希望他们能将冷战国际史研究推向新的高度。
 
华东师范大学世界历史研究院院长、上海纽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全球历史·经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沈志华教授致辞。沈志华老师首先介绍了参会的几位外国教授。接下来沈教授提到了学术传承的问题。沈老师提出,传承不仅仅是继承老一辈的学术成果,更重要的是新一带的学者应该有自己的创新。冷战国际史并不是单纯的国际关系史,也不是单纯的中国对外关系史;冷战国际史和中国的国内史有极为密切的联系,中国的对外政策很多都源于中国的内政。希望新一代的青年学者能够关注到中国当代史的研究,中国当代史的研究能对冷战国际史研究提供新的视角、新的理解。
 
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系主任孟钟捷教授致辞。孟老师介绍了华东师范大学世界史学科申报高峰高原项目、海外设立工作站、国家社科基金特别委托项目的完成以及即将成立的中国改革开放史研究中心的相关情况。
 
上海纽约大学/纽约大学全球体系杰出历史学教授、上海纽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全球历史·经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陈兼教授致辞。陈老师首先提出,上海纽约大学的存在本身可以说是中国改革开放不断前行的结果,同时也是中美关系不断发展的一个结果。陈老师提醒青年学者们,虽然就底蕴方面来看,短时间内很难超越老一辈学者,但青年学者心中要有一盏“明灯”。
 
开幕式结束之后,会议进入圆桌讨论阶段,各位结合中国冷战国际史研究的回顾与展望这个主题分别做了发言。
 
章百家老师提出:新一代的青年学者比老一辈的学者有更多的机会,老一辈的学者普遍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社会历练,这样的一种社会历练是有利有弊的,但是新一代学者所拥有的机会是老一辈学者所没有的。青年学者虽然在学术研究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或好或坏的外部环境,但是最重要的是要保持一个活跃的、自由的、开放的心态,每一代人都要有自己的思考,自己的选择与追求。前人的说法可能有道理,但不要放弃自己的思考。对于冷战国际史研究,章老师认为,要注意历史经验和现实之间的联系;冷战把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国家分成了两部分,这对整个世界现代化的过程有重要的影响;冷战中的意识形态斗争有两个特点:第一,美苏双方都把对方作为一种国际势力;第二,意识形态既是一种手段又是一种目的。
 
陈兼老师认为:冷战是两种道路的选择,两种现代性的选择。冷战的结束并不意味着历史的结束,在现代世界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脱离世界市场。对于意识形态问题,陈老师提出:冷战时期的意识形态实际上是一种为国体、政体合法性叙述的一种形式,而今天任何国家都已经没有尖锐对立的形式了。对于冷战时期的军事对立问题,陈老师表示现代社会中已经基本不可能出现类似于冷战时期的军事对立集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