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福建画报社 > 历史人文 > 文章

一个盗墓贼揭开的历史真相:尧舜禹

——

2019/04/14 11:10:27 来源:未知
分享到:      
一个盗墓贼揭开的历史真相:尧舜禹


盗墓是个非常古老的职业,自有殉葬品入土起,就产生了盗发他人墓冢的贼人。盗墓贼虽然可恶至极,但是,他们有时也能帮世人揭开许多历史谜团,还原以历史真相。
 
早在距今1740年前的晋武帝咸宁五年(279年),有一个名叫不准的盗墓贼,因为盗挖了魏襄王墓(一说安釐王冢),从而揭穿了一个流传千年的历史谎言。
 
 
晋武帝咸宁五年(279年)十月,位于汲郡(今河南卫辉市)娘娘庙村村南的魏襄王墓被人盗挖。这个盗墓贼有个奇怪的名字,叫不准(音读“否标”),他趁夜偷偷地掘开一座古墓。墓穴被打开后,由于墓中漆黑,不便寻找随葬品,他满地一划拉,摸得一把竹片。点着竹片用来照取宝物,并没像他所期待地那样发现金银财宝,呈现在眼前的是成片成捆的竹片,不准大失所望,因为对他来说这些东西毫无用处。他在失望之余,非常不甘心,于是,将竹片翻个底朝天,把一些值钱的物品拿了,随手将竹片扔了。
 
 
村民发现这一情况后,立即上报官府。出现场的官员看到竹片上都有字,觉得它们并不是平常物候。于是把竹片拾掇到一起,装了几车运走。谁知这几车竹片,揭开了中国历史上惊世骇俗、惊天动地一件大事。这批竹简由汲县运到京师洛阳。太康二年(281年)春,晋武帝统一了全国。晋王朝正式组织人员来研究整理这批竹简,——这就是后来人们所熟悉的《竹书纪年》。
 
 
《竹书纪年》共十三篇,叙述夏、商、西周和春秋、战国的历史,按年编次。周平王东迁后用晋国纪年,三家分晋后用魏国纪年,至魏襄王二十年为止。《竹书纪年》与长沙马王堆汉初古墓所出古书近似,而竹书纪年的诸多记载也同甲骨文、青铜铭文、秦简、《系年》相类,对研究先秦史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众所周知,东周之前的中国史书都已亡佚。秦始皇焚书坑儒也把各国史书付之一炬。楚汉争霸中,就连秦国自己的史书也在战乱中不知所踪。这个损失无疑是巨大的。焚书后,儒家的史书《春秋》、《左传》、《国语》还有《吕氏春秋》在儒生们的努力下得以恢复,秦朝以前的历史记录才勉强保留。《竹书纪年》是中国古代唯一留存的未经秦火的编年通史。所以,这部史书一经问世就引起了巨大轰动。
 
 
令人尴尬的是,《竹书纪年》的诸多记载与传统的正史记载不同。《五帝纪》中关于舜的记载,就跟史记等正史所载的有德之君舜的形象大为不同:
 
“昔尧德衰,为舜所囚也。”“舜囚尧于平阳,取之帝位。”“舜放尧于平阳。”“舜囚尧,复偃塞丹朱,使不与父相见也。”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翻译成今天的话就是:当年,尧的工作越来越不称职,舜就把尧囚禁起来,夺了他的帝位,并且阻止尧的儿子丹朱来见父亲。而我们所熟悉的历史是,尧让舜,舜让禹,三代禅让,这种高尚之举,原来是古人编造骗人的伪典型?
 
 
在儒家学说里,尧舜禹都是被推崇的上古贤君,“禅让”也符合儒家对美好道德的宣扬,所以儒家父子们对那个“禅让”的美好年代一直念念不忘。并且一直告诫我们:人类本来是善良和高尚的,只是后来才堕落了,所以我们要尽量恢复过去的那些高尚的道德。
 
 
并且,还有一个让人尴尬的事实:《竹书纪年》是战国中期的史书,生活于春秋末期的孔子不可能不知道《竹书》。但是,儒家学说却对此只字未提,一直宣扬尧舜禹的禅让制以及仁德的一面。这就意味着,从孔子作《春秋》开始,儒家就在有意识地篡改历史!
 
 
孔子自己也说过:“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意思是说,儿子干了坏事,老子替他隐瞒;老子干了坏事,儿子替他隐瞒。为了让大家保持高尚的道德,我们可以“善意”的隐瞒很多事情;我不告诉你真相,都是为了你好,为了不污染你纯洁的心灵。
 
这样看来,孔老夫子的“知我罪我,其惟春秋”,这句话就显得意味深长了。有时,历史真的不是文字上所记载的那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