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小視角時代大主題(逐夢70年)_福建画报社

当前所在位置:福建画报社 > 历史人文 > 文章

兒童小視角時代大主題(逐夢70年)

——

2019/06/06 11:10:27 来源:网络整理
分享到:      

原標題:兒童小視角 時代大主題(逐夢70年)

兒童小視角時代大主題(逐夢70年)

拔蘿卜(年畫)特 偉 中國美術館藏

兒童小視角時代大主題(逐夢70年)

蒲公英(版畫)吳凡 中國美術館藏

無論何種文明、何種語言,形容兒童的詞匯,總是與希望、美好、稚朴等相連。人類將未來的希望寄托在兒童身上,並呈現在兒童題材美術創作之中。對少年兒童的描繪,生動展現出不同時代、不同地域和不同環境下少年兒童的成長與變化,寄寓著人們的美好期待和人文關懷。回望並審視新中國70年兒童題材美術創作的探索、成果及發展,可以管窺這一題材在新中國美術中的拓展,以及新中國社會、文化、藝術、教育等領域的發展變化。

隨時代步伐

新中國兒童題材美術創作,內容豐富、形式多樣,呈現出鮮明的時代特點,彰顯出時代的精神追求和審美趣味。

新中國成立初期,百廢待興,全國人民以空前的熱情投入社會主義建設大潮之中。這一時期的兒童題材美術創作,一方面著眼於革命歷史,表現兒童在戰爭年代的苦難、艱苦歲月中的樂觀以及獻身革命的理想,以馮法祀油畫《劉胡蘭就義》、秦大虎和張定釗油畫《在戰斗中成長》為代表,具有鮮明的時代性﹔另一方面是在現實主義創作思想影響下,借兒童生活題材開展主題性創作,批判舊社會,謳歌新中國,像反映“三毛”在新社會幸福生活的張樂平系列漫畫、表現兒童英勇形象的張仃年畫《新中國的兒童》、展現毛主席與新中國兒童親如一家的劉文西年畫《在毛主席身邊》、體現鄉村兒童渴求知識的徐匡版畫《鄉村小學》等都是典型代表,曾產生廣泛影響。同時,有些藝術家還通過表現兒童生活和童趣來彰顯新中國兒童的生機與活力,如特偉年畫《拔蘿卜》、吳凡版畫《蒲公英》等。其中《蒲公英》中小女孩清純可愛的形象,為大眾所喜愛,以至於成為新中國兒童的一個符號,廣為傳播。中國畫領域,李可染創作的《榕樹水牛》營造了一個自在的兒童世界,喚起人們對童年的美好回憶。這一時期,蘇聯的兒童題材美術作品也被介紹到國內,像列舍特尼科夫油畫《又是一個兩分》等,對新中國兒童題材美術創作產生了一定影響。與此同時,對兒童題材美術創作的研究也開始起步,輔翼創作活動,如王伯敏、夏與參編的《古代畫家的兒童畫選集》以及陳鸝編著的《嬰戲圖與貨郎圖》。

改革開放后,思想活躍,文化多元,兒童題材美術創作也呈現出新的藝術表達取向,時代氣息濃郁。如蔡修齊雕塑《礦工的兒子》,生動表現了兒童的調皮與稚氣﹔第六屆全國美展金獎作品、王曉明油畫《未來世界》,描繪了一個男孩在畫前憧憬未來﹔孫家缽雕塑《山裡紅》,塑造了一名山村小女孩質朴、勤勞的形象。也有一些作品在思想探尋中,賦予兒童形象以哲學和文學、社會與人生等層面的象征意義,在充滿詩意的畫境中描繪兒童,或者號召人們捐獻希望小學、支持教育事業等,如劉仁杰油畫《夏至》、何多苓油畫《春風已經蘇醒》、艾軒油畫《微風撩動發梢》、馮遠中國畫《我要讀書》等作品。有關兒童題材美術的史論研究也更加系統,如1988年畏冬編著的《中國古代兒童題材繪畫》。

新世紀以來,隨著物質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們越來越重視兒童的成長和教育,兒童題材美術從形式、內容、創作理念獲得更廣闊的表達空間,也更加注重時代審美與個性風格。一些女性藝術家,則從女性視角表現兒童生活,閃耀著母性光輝,如閆平油畫《母與子》系列、喻紅油畫《目擊成長》系列等。此外,對留守兒童的關注、希望工程的展開等,也在兒童題材美術創作中有所表現。這一時期,兒童題材美術更加注重社會現實的表達,以及藝術觀念的彰顯。同時,關於兒童題材美術的專著、文章相繼出版、發表。美術工作者以兼收並蓄之勢,將兒童題材美術創作植根於文化、藝術、生活、教育之“土壤”,培育姹紫嫣紅的兒童題材美術。

與傳統“嬰戲圖”等兒童題材繪畫相比,新中國兒童題材美術作品不再只是描繪兒童生活、游戲的場景,而是更多融入畫家情感,抒發創作者情懷,通過對兒童生活的關注和表現,表達對社會生活的關心、對人性的思考以及對時代審美的闡釋。同時,藝術家個人趣味的自主選擇和表現,也反映在兒童題材美術創作中。如,同是表現鄉村兒童,王沂東油畫《沂蒙娃》系列追求唯美。兒童在生活中自然流露出的好奇、童趣等一直為人賞愛,是這一題材表達的永恆主題。作為兒童題材創作的另一翼,民間美術中的兒童題材仍以繼承傳統為主,如天津楊柳青年畫、無錫惠山泥人等,但也有一些借助民間美術樣式大膽創新的作品,如臧恆望、李洪修的年畫《三月三》。可以說,縱覽新中國70年來兒童題材美術創作,呈現出異彩紛呈之面貌。

承國家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