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人物故事:冯友兰_福建画报社

当前所在位置:福建画报社 > 历史人物 > 文章

中国历史人物故事:冯友兰

——

2019/05/27 11:10:27 来源:网络整理
分享到:      

冯友兰(1895-1990),字芝生,河南唐县祁仪镇人。其祖父冯玉文(字圣征)是个落第秀才,父亲冯台异(字树侯)是清光绪戊戌(1898年)科进士及第,母亲吴清芝也通文墨,当过本县端本女学学监。他的伯父冯云异、叔父冯汉异也都是秀才出身。

冯友兰就生长在这样一个书香之家,从小接受的是传统文化的教育。

他7岁进冯家自办的塾馆开始读书,按照传统的方法,先读《三字经》,再读《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诗经》等儒家经典。9岁那一年,他母亲带他及弟弟冯景兰(后为著名科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妹妹冯沅君(后为著名文学家和文学史家,山东大学教授)到武昌和父亲团聚。他父亲当时任武昌方言学堂会计庶务委员。方言学堂是教授外语的专门学校,冯友兰与弟弟、妹妹一道也就成了该学堂的“编外学生”,当时学堂要求学生做的一切,冯友兰的父母也要求他们兄妹三人做到。父亲还叫母亲为他们做了一套学生穿的制服,并亲自教他们唱该学堂的创办者前湖广总督、洋务派大员张之洞写的《学堂歌》。这样,除传统文化外,冯友兰又受到了一些新思潮的影响。这种影响后来成了他对西学发生浓厚兴趣的胚芽。

冯家在武昌住了三年。冯友兰12岁时,他父亲被任命为崇阳知县,于是举家又迁到了崇阳。在崇阳期间,家里专门为他们兄妹三人请了一位曾留学过日本的“教读师爷”。这位师爷开设的功课有古文、算术、写字和作文等。功课不十分紧张,空闲的时候,冯友兰就上父亲的签押室(县官日常办公的地方)看一些新旧书报,其中他最喜欢的是《外交报》,因为上面经常刊登一些讲世界知识和国际情况的文章。冯台异也比较开明,对儿子阅读新书报刊从不干预,这就使冯友兰得到了不少接触新知识的机会,他眼界因而大开。

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大约在1908年前后,冯台异突然患病去世。在办完父亲的丧事后,13岁的冯友兰只好跟着母亲返回故里祁仪镇,再次入冯家自办的塾馆学习。两年后,他不负母亲的愿望,考入唐河县高等小学预科。第二年,他又以初试第二、复试第一的优异成绩考入开封中州公学。

不久,辛亥革命爆发,中华民国成立,曾一度停办的上海中国公学恢复招生,著名革命家黄兴出任校长。冯友兰经过考试又成了中国公学的学生。

在中国公学学习期间,冯友兰打下了坚实的英文基础,同时对逻辑产生了兴趣。而对逻辑的兴趣,很自然地又使他特别想学西方哲学。

1915年,20岁的冯友兰从中国公学毕业,获得大学预科毕业文凭。为了学习哲学,他报考了当时全国唯一设有哲学系(时称哲学门)的北京大学并被录取,成了北京大学哲学系的第二届学生。从此,也就开始了他长达75年的学术生活。

冯友兰进入北大的第二年(1916年),蔡元培出任北大校长,他实行“兼容并包”的办学方针,将陈独秀、胡适、李大钊等一大批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聘请到北大任教,从而使北大成了新文化运动的中心。东西文化、新旧文化之间的矛盾和斗争在北大也表现得最为激烈。“怎样理解这个矛盾,怎样处理这个斗争”,以及自己在这个斗争中“何以自处”,就成了冯友兰所要“正面解决和回答的问题”。因而,他渴望能对西方哲学和文化有一些了解。但当时北大哲学系限于条件只开设中国哲学课程。1918年夏,他从北大毕业。1919年,他终于获得了学习了解西方哲学和文化的机会。

这年冬他考取公费留学资格,成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哲学系的研究生。

哥伦比亚大学是美国名牌私立大学。当时美国最著名的两位哲学大师,即实用主义哲学的代表人物之一杜威和新实在论的代表人物之一蒙太格就在该校任教。这两位大师的思想都对冯友兰哲学思想的形成和发展产生过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在他后来所创立的新理学哲学体系中,人们可以看到杜威和蒙太格的“影子”。冯在哥大的学习非常刻苦,他除如饥似渴地博览群书、精研百家外,还先后撰写和发表了一些介绍西方哲学思想,研究中西文化异同的文章。他发表在《国际伦理学》杂志第33卷3号上的《中国为什么没有科学》(英文)一文认为,近代自然科学之所以产生在西方而不是中国,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中西哲学的理想和追求不同。中国哲学注意的是人是什么,即人的品性和修养,而不注意人有什么,即知识和权力。而西方哲学则与中国哲学恰恰相反。因此,中国哲学追求的是如何满足内心的幸福,而西方哲学追求的是如何征服外界自然。追求内心幸福的满足就必然放弃对自然界的认识,因而也就不可能产生近代自然科学。后来,冯友兰又在上述认识的基础上写成博士论文《人生理想之比较研究》(又名《天人损益论》),认为全部古今中外的人生哲学无非是损道、益道和中道三种,印度哲学是损道,西方哲学是益道,中国哲学是中道,以儒家正统哲学为代表的中道哲学才是真正理想的人生哲学,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即源于上述东西方哲学的不同。1933年他通过博士论文答辩,获得哲学博士学位。

同年秋他启程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