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素秋程大川小说阅读 美丽女王圣水嘴对嘴_福建画报社

当前所在位置:福建画报社 > 画报新刊 > 文章

蒋素秋程大川小说阅读 美丽女王圣水嘴对嘴

——

2020/06/29 11:10:27 来源:未知
分享到:      

不顾一切地从坏人手中救下的小孩,不知道为什么再次和妈妈走散,竟然自作主张地要跟着绿谷和轰一起行动。

“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男孩随意看了绿谷一眼,冷漠地说:

“我叫做健太郎。”

绿谷平白无故被男孩嫌弃,盯着躲在轰后面短短时间就与之混得很熟的男孩,有点委屈。

默默擦干了心里的泪,绿谷对轰身后的男孩说:

“那么就只能将健太郎交给警察了呢。你觉得呢,轰君?”

轰焦冻把胶着在男孩身上的专注视线转移几分到绿谷身上,顿了几秒。

“奥。”

绿谷“……”

奥什么奥啊!所以说果然没有在认真听她说话吧!!

健太郎却忽然冒出头来,摆出和轰如出一辙的表情:

“我们兄弟之间的事,你就不用管了。”

原来已经到这种关系了么?!太快了点吧!!

“健太郎。”

轰冷清的声线打断绿谷的脑内吐槽。

“也应该向绿谷桑道谢,毕竟是她救了你。”

健太郎听罢有点不情愿地向绿谷走来。

“喂,绿头发的姐姐,虽然你超级火爆妄动,但还是谢谢你救了火莲丸。”

先不说前面的绿头发之言,她到底救的谁啊。

“火莲丸?”

健太郎“切”了一声,死鱼眼地看着绿谷。

“我的爱骑,火莲丸。”

原来挟持你的怪人在你眼中是这样的身份吗?健太郎。

绿谷麻木地吐槽,主动放弃和健太郎的对话。

“那我们接下来去找小胜吧?轰君。”

轰焦冻点点头,理所应当地和健太郎一前一后形影不离地迈开步伐。

绿谷不知为何有些同情自己,认命地跟上去领路。

来到了爆豪宅,绿谷有些不敢上前。

转而看向理所应当站在一边当背景墙的轰焦冻和健太郎,绿谷任重道远地上前敲门。

“那、那个…有人在吗?”

没人响应,绿谷再次敲了敲门。

屋内隐隐约约传来争执声。

“等什么!快去开门啊——!”

“啰嗦死了!老太婆!”

声音瞬间消失。

半晌,门开了。

绿谷看着满头包的爆豪,突然有些感慨。

咳,不能笑。

爆豪显然没想到来人会是绿谷,上挑眼一眯,视线从绿谷身后扫过,皱起了眉。

“怎么是你们几个?”

“啊、哪个……”

“爆豪同学,新年快乐。”

轰不知什么时候来到绿谷身后,少年低低的声音从身后响起,绿谷觉得自己有了点底气。

“小胜,新年快乐!”

绿谷露出笑容。

爆豪“嘁”了一声,想要关门,被眼疾手快的轰截住。

“爆豪同学,不管你是什么心情或是有什么私仇,这是学校布置的任务,需要你跟着同去。”

爆豪胜己和轰焦冻维持着关门的动作,对上视线的两人进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

绿谷插入不进去,有点着急。

爆豪相信了轰焦冻的话,他和家人打了声招呼,同二人出了家门。

“对了……”

绿谷想起什么,要对爆豪说。

爆豪眼神一扫,忽然顿住。

“这个小鬼是谁啊?”

正是健太郎。

未待绿谷出口,爆豪勾起一抹恶劣的笑,语出惊人。

“你的儿子已经这么大了?”

绿谷笑容凝滞在脸上。

虽然说都是绿色的头发,但她和健太郎一·点·都·不·像·好吗!

硬要说是谁的孩子的话也应该是一见如故的轰君的私生子之类吧!

健太郎却露出“连作者都不想描写”的鬼畜表情。

“哈?怎么可能?和这种大婶嘛?!”

你还嫌弃上了啊!!

绿谷心里疯狂吐槽,面上一副惊呆的委屈表情。

“噗”

不知道是哪位笑了起来,绿谷一一扫过。爆豪一脸凶相,健太郎收起了“连作者都不想描写”的鬼畜表情,换上了挚爱の死鱼眼卍解表情。

轰一脸正经。

绿谷:……

“轰君你怎么这样?好过分诶!”

轰:??

一路吵吵闹闹,大家也根据上鸣提供的地址来到了八百万家。

“哇……”

“好大!!!”

“好厉害!!”

“原来是大小姐吗?!!”

不要误会,上面全部是绿谷一人说的。

轰、爆豪两人保持沉默,连健太郎都非常有见识地安安静静的。

绿谷红了脸,退到后面走。

八百万衣装整齐地出了家门。

“八百万,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大家,新年快乐。”

互相拜了年,大家准备动身去最后的公园集合地。

“怎么了?健太郎。”

健太郎愣愣地站在原地没有跟上队伍。

绿谷在他面前蹲下,挥了挥手。

“我、我……”

健太郎抬起头来。

“我对这位美女一见钟情了!!八百万是吧?你愿意做我的女人吗?!!!”

绿谷踉跄一下。

社会健太郎,人狠求新娘。

八百万不禁脸红。【诶】

“对不起,我不能回应你的爱慕。”

“谢谢你,你值得更好的。”

居然超认真地拒绝了!

绿谷有些担心健太郎。

健太郎一脸平静,然后吸了吸鼻子。

“我才没有哭!”

绿谷拍了拍健太郎的肩,这小鬼就像找到妈了一样钻到她怀里啜泣起来。

轰焦冻埋怨的眼神在八百万身上扫荡,暗黑的样子就像被毛小子骗走女儿的老父亲。

八百万愧疚地低下头。

“喂。”

清脆的声音打破混乱的僵局。

“我说你们都怎么回事?还走不走了?!!”

绿谷心里一惊:终于有人拜托了ooc魔咒!

“我还等着回家看红白歌会呢!”

爆豪胜己,崩坏。

关系混乱的四人终于来到中心

公园时,大家已经来得差不多了。

“不错,人都到齐了吗?”

相泽老师,死鱼一般的眼镜扫过每一名同学的脸上。

“到齐了啊,那就解…”

“等等,老师!说好的慰问呢!”

上鸣同学积极举手发炎。

“你不说我都忘了,谢了,啧。”

“接下来是慰问,上鸣你唱个歌吧。”

“诶——??!!为什么是我?!!”

上鸣诧异地指着自己。

在相泽老师息事宁人的,死鱼一般的眼睛的注视下,上鸣渐渐妥协。

“那好吧,不过我要拉个垫背…我是说我想要个搭档,绿谷同学。”

溜号着的绿谷被忽然点名,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似乎有点不太对?

令人绝望的慰问终于结束了,绿谷觉得自己已经丧失了做女人的信心。

[为什么我不是个男人啊,叫绿谷出久之类的,就不用遭被强迫唱歌的这种苦了吧]

[说不定还可以摆脱被小胜告白这种可怕的事情,然后和丽日或者八百万这些可爱的女孩子来一段恋情之类的]

绿谷越想越觉得愤恨和惋惜,不过也没办法了。

她最近莫名其妙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饭田约她新年一起去神社求签不说,还有丽日和八百万的到家中做客的邀请。

刚刚合唱结束之际,上鸣还红着脸拉了她的手一下。

不知道是要干什么。

绿谷叹了一口气,打算打道回府,轰焦冻领着孩子过来了,面无表情的脸却透出“难带不应该安置好孩子么”的委屈意味。

让她感觉怪怪的。

相泽老师看到健太郎时,眼神游移了一下,欲言又止地看了绿谷一眼又别过头去,看起来很心痛。

绿谷总觉得他在想一些奇怪的东西。

“叮咚——”

绿谷拿出手机,惊喜地发现是欧鲁曼德发来的邮件。

“新年快乐!绿谷少女:

寒假也不能松懈哦!和我一起去训练吧!

PS:再顺便尝尝新开的那家店?”

绿谷开心极了,又有点不知道如何分配自己的时间。

她突然想起在爆豪家门口时没有和爆豪说完的话。

“那个,小胜……”

走在前方的少年回头,立在雪中的他挺拔蓬勃的样子如坚毅长青的青松。

“干什么?”

依旧不耐烦的语气、总是紧皱的眉头,和下面如火炽热、如水清澈的眸子——只倒影着她一个人。

绿谷觉得自己忘记了一切,她快要被反着光芒的白雪晃晕了。

“那个……”

帮我向阿姨问好!

这句话到了嘴边,此情此景,绿谷却忽然不愿出口。

是不是,应该说点别的呢?

“我…”

绿谷咽了下口水。

“新的一年,请多多关照了!”

“嘁。”

爆豪侧过身子,却没有迈步。

“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

绿谷有点不知所措。

“顺便、顺便请帮我向阿姨问好了!”

少年轻轻的一声,似叹息,似底笑。

“知道了。”

“新年快乐,初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