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洋:从争议旋涡中的瑞典环保女孩谈起_福建画报社

当前所在位置:福建画报社 > 环保健康 > 文章

汪洋:从争议旋涡中的瑞典环保女孩谈起

——

2019/10/31 11:10:27 来源:网络整理
分享到: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汪洋、吴艳阳、杨娜

  中国拥有世界五分之一人口,以及独特悠久的东方文明和复杂多变的内部国情。只有在追求可持续发展的过程中,讲究“实事求是”,才能真正解决中国面临的实际问题,从而最终实现中国梦。

汪洋:从争议旋涡中的瑞典环保女孩谈起

  瑞典环保女孩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发起的罢课运动与环保演讲在全球范围引起了各方热议,联合国大会上怒视特朗普更是让她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版,欢呼声和嘘声此起彼伏。有人敬佩她的勇气,觉得她应该得到诺贝尔和平奖;而有人则担忧其引发的抗争风潮会拖累整个世界可持续发展的脚步。正如普京总统说的那样,“没有人向她解释,现代世界是复杂且不同的,生活在非洲和很多亚洲国家的民众想要生活在与瑞典同等财富水平之中,那应该怎么做呢?”

  这句话确实一针见血。

  即便是格蕾塔疾呼的气候变化问题,《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条约》也考虑到各国经济发展水平和当前人均排放水平的差异性,确定了各国“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Common but differentiated responsibilities,CBDR)。事实上,该原则背后体现的现实逻辑也同样适用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在各国的实践——SDG包含的17项具体目标作为被全球普遍认同的2015-2030年可持续发展指导框架(图表1)。

图表1:联合国SDG目标

图表1:联合国SDG目标

  事实上,联合国在推出SDG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时候并没有限定发展的顺序,就是希望各个国家/地区根据自身的发展阶段和所面临的问题自己来决定。

  和发达国家相比,中国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又面临发展模式艰难转型,更需要“脚踏实地”的制定符合中国阶段国情的SDG目标,并与时俱进迭代实践路径——这也正是习主席所说的“最重要的还是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统筹研究部署,协同推进改革发展稳定各项工作,谋定而后动,厚积而薄发”。

图表2:中国和高收入国家可持续发展目标优先性对比

图表2:中国和高收入国家可持续发展目标优先性对比

  世界银行按照人均国民总收入对世界各国经济发展水平进行分组,通常把各国分为高收入国家、中等收入国家(包括中等偏上和中等偏下收入)和低收入国家。中国在1997年以前一直属于低收入国家,目前已成功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并被预计将在2025年前后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中国用不到30年的时间完成了从低收入国家到高收入国家的历史性跨越,这一举世瞩目的成就不敢说“后无来者”,但一定“前无古人”。

图表3:中国、美国和瑞典三国人均国民收入(1970-2018) 来源:世界银行

图表3:中国、美国和瑞典三国人均国民收入(1970-2018) 来源:世界银行

  虽然中国是世界上减贫人口最多、扶贫成就最突出的国家,但不可否认,我们之前的快速发展多是以牺牲环境和居民健康为代价的。这种粗放的增长模式带来了严重的后果,更让进一步发展不可持续。所以为了实现经济结构优化与转型,最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国政府当前松开了快速发展的“油门”,将污染防治和环境保护作为另一主要关注重点和优先方向,奋力实现美丽中国。

  如果我们实现了消除极端贫困,改善我们的环境等目标,那么下一阶段哪些可持续发展目标会成为我们攻坚的重点呢?还是得回到一开始所说的,需要从中国实际国情出发。反映在SDG上,就是追求更高质量的发展,实现社会公平以及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