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福建画报社 > 港澳台侨 > 文章

云南省政协港澳台侨和外事委员会原副主任段跃庆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

2019/09/09 11:10:27 来源:网络整理
分享到:      

原标题:心态失衡 行为脱轨

云南省政协港澳台侨和外事委员会原副主任段跃庆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段跃庆,云南省政协港澳台侨和外事委员会原副主任(正厅级),曾任云南省文化厅副厅长,云南省委副秘书长,保山市委副书记、市长,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委书记,云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2018年5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云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同年7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本报记者 何咏坤

“警钟长鸣,就是对自己也是对别人的一种警钟长鸣,过去就是警钟听的少了,使自己滑向了这条路。”在看守所里,面对记者的镜头,云南省政协港澳台侨和外事委员会原副主任段跃庆悔悟道。

时间的指针拨回到22年前,即将步入不惑之年的段跃庆通过云南省“一推双考”,从一名高校领导成功“跨界”,成为一名党政机关副厅级领导干部,成了令人瞩目的“政治明星”。

20多年间,从云南省文化厅副厅长,到省委副秘书长,再到保山市市长、怒江州委书记、省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省政协港澳台侨和外事委员会副主任,段跃庆先后在6个厅级岗位任职,做出不少成绩,多次受到国家级、省级表彰和奖励。

然而,这位出身书香门第、头顶“明星”光环的学者型干部,终究被膨胀的欲望所吞噬。“正因为有了这种欲望,别人给你送来的这些东西,你才会收下来。就是因为自己有一种攀比的心理、侥幸的心理,金钱观和权力观发生了扭曲。”

沾染不良嗜好,防线失守被“围猎”

说起段跃庆,总是离不了学者、书法家、诗人等标签,他自己也总是以文化人自居。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除了爱好书法,也爱打麻将赌钱。

“他经常约朋友打麻将,每次输赢都在数万元,与他的身份极为不符……我也劝过他,但他就是不听。”一位与他相识多年的朋友曾表示,很难将一个“文化人”与打麻将赌钱联系起来。

党员领导干部一旦沾染不良嗜好,就容易被居心叵测之人盯上。调查也发现,打麻将的赌资,多是由那些商人“朋友”提供,有时候是别人主动备好,有时候只需段跃庆一个电话,就有人立马奉上。

“在掌握了段跃庆的喜好之后,通过各种途径想与其结识的人越来越多,其八小时以外的生活被安排得‘丰富多彩’,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你想玩什么他们就安排什么’。”审查调查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在段跃庆身上投资的时间和金钱,到头来都成了他们进行各种请托的“筹码”。

2005年,段跃庆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女子张某某。不久之后,二人便发展为不正当男女关系,持续时间长达十余年。张某某把段跃庆当做“提款机”,不断伺机谋求发财之路。与此同时,张某某也逐渐成为别人打通段跃庆关系的一条“捷径”。

“为了让张某某有更好的生活,他多次为张某某请托的事项‘打招呼’‘开口子’。”审查调查人员告诉记者,对于通过张某某请他帮忙的人,段跃庆还会在茶余饭后多次暗示他们,“都是张某某关心帮助的结果,以后也不要忘记多照顾、回报张某某”。经查,张某某曾收受某路桥建设公司所送的单笔“感谢费”50万元,段跃庆甚至还直接指使他帮助过的人为张某某购买高档轿车。

后来,段跃庆才意识到:“一个人随性贪玩,往往就会把持不住自己,进入别人的‘围猎’范围,不自觉地接受了那样的环境,并成为一种习惯,结果就会把自己带向一条不归路。”

信奉“圈子”文化,构建利益共同体

“记得我第一次收钱是好朋友李某某到我家送的50万元人民币,尽管我们相处得像兄弟,但内心一直都不踏实。但有了第一次,在之后几年中,有朋友、学生、下属送的,便开始有选择地收受了……”段跃庆这样回忆道。

“他认为自己是个‘重感情’的人,对自己十分信任、相处时间长的人,帮他们一下或他们帮自己一下,都是很正常的。”审查调查人员介绍,段跃庆所谓的“朋友”之间的相互帮忙实际上是一种“圈子”文化,对于朋友、学生这些“圈中人”,便模糊了情与纪、法的界限。

汪正军(另案处理)是段跃庆1982年在怒江州兰坪中学支边任教时的学生。时隔25年,当段跃庆来到怒江州担任一把手的时候,时任怒江电网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的汪正军,“嗅”到了升迁的机会。初次见面时的那声“段老师”,更是在无形当中拉近了他与段跃庆的距离。